もにこ

你好,这里诞塔
脾气并不怎么好
心胸也没那么广,只是恰巧装得下我所喜欢的你们。
感谢你的到来,也不怪你的离开,毕竟茫茫人海中相识就是缘分。
不定期更新,想日更却没日更的命
主乙女,微腐
全职/刀男/阴阳师/文豪/凹凸/小英雄
虽然写得不好,但希望不要转载,谢谢
喜欢努力着的大家

【大天狗x你】试读

这是一篇很魔性的文 (ー`´ー),嗯,非常魔性。
沉迷于自家大天狗无法自拔的某塔_(:з」∠)_




我是一名阴阳师,虽说是阴阳师,但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靠式神保护的胆小鬼罢了。

我家祖祖代代都是阴阳师,只不过到了我这一代,祖上流传下来的阴阳术已经不成样子,再加上我又不学无术,知道的阴阳术又少之又少。

唯独让我感兴趣的也仅仅就是召唤式神了,但我偏偏又是一个非洲人……

但值得欣慰的是,在我18岁成人礼上,第一次召唤出了一只大妖怪——大天狗。

咳咳,其实我是画了大天狗的鼻子才召唤出了他的,并没有仔细画符,要是被他知道他是我随随便便画出来的,那么我就惨了。

我还记得大天狗刚刚进入我们阴阳寮的时候,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切,不就是大妖怪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?但又在暗暗窃喜。

毕竟大妖怪也有等级的差别,就像我和哥哥姐姐那样。虽占着血统的优势,表面上高他们一层,但其实被他们欺负地很惨。

看着自家的崽被哥哥他们的式神欺负地很惨,我实在是忍不住气。

“喂!”

最后的结果想想也知道。
“惠子!怎么能对哥哥们如此无理?都那么大的人了!给我闭门思过去!”
父亲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恶者也变成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样。

“啧……”

阴阳寮的夜晚很安静,我看着受伤的大天狗,心里不太好受。
“何必冲出来,我一个人又不是不……诶疼疼疼疼疼!你干什么!”我拉紧了给他换的绑带。
“傻瓜……”
“你在说谁?”
“说的就是你!”
“你才是傻瓜!!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大天狗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大妖怪。
“嗯,不错嘛。”看着他觉醒后的样子,我点了点头,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赞赏。
“就这样?”大天狗敲了敲我的脑袋。
“那还能怎样!”脑瓜子被他敲的甚痛,刚想反驳,却被他接下去的话给噎到了。

“这样我就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了。”

瞧着大天狗的样子,心中的某块地方软了下来。
“嗯,谢……”
“谁让你太弱了呢?”

怎么办……好想打人……

在那之后,本家遭到了偷袭,唯一的幸存者就只有被本家保护的我了。
他们是在杂草中发现我的,那时的我早已伤痕累累。按他们的话来说,发现我时,我已经伤痕累累,若不是及时发现,我这会早就和爹爹他们在下面回合了。
但同样的,我失去了我的右眼。

“真是可怜啊,那么大的家族,就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。”
“唉,是的啊。如果不是他们家族保护她,她肯定也随他们走了。”
“只不过听说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大小姐。”
“啧啧,好好的家族,说没就没了。只不过到了她这一辈,这个家族也算是荒废了吧。”
“大人不知是怎么想的,那她给救了过来。”

听到侍女们说话,我在房间里泣不成声。我还能想起爹爹他们的模样,以及……

大天狗极力保护我的模样……

但这些保护我的人的结局又是怎么样?看着爹爹死在自己眼前,看着大天狗化为一张符纸,看着自己亲人一个个的死去……
脑边还能响起当时的声音。
“快保护大小姐!”
“你们能死,但唯独大小姐不能死!!”

笨蛋……笨蛋……一个个都是笨蛋……被你们保护的,就是一个废物啊……


评论(2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