もにこ

这里诞塔
一个脾气不好,总是卡文的废物塔。
负能量很多,请谨慎关注。
希望能做个好人

【全职bg/男神x你】兔子先生和狼小姐的草原生活

兔子先生和狼小姐的草原生活
*这里诞塔
*叶修x你
*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qwq
*ooc出边际,但还是希望能够喜欢qwq
*三观不正,语言混乱

00.

  狼小姐很不幸地遇到了兔子先生。
  或许从那一天开始,兔子先生就把狼小姐吃的死死的。

01.

  狼小姐与兔子先生的第一次相见并不是很愉快。
  起初你听到自己的哥哥被一只兔子欺负的时候是不相信的,堂堂一只狼,被一只软弱的兔子欺负,这像话吗!所以你当时就发狠话,说:“笑话,我哥那种狼怎么可能会被一只兔子欺负。如果真的被兔子欺负了的话,我就和那只兔子姓!”
  但当你到达现场的时候,看到自己的哥哥正在给一只兔子揉肩,低头哈腰的。那时候你就感觉到这只兔子并不简单。
  之后叶修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你当时放下的豪言,笑着说道:“狼小姐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,和我姓啊。”

02.

  狼小姐和兔子先生相处的并不是愉快,至少在你眼中是这样子的。
  “你总是跟着我干嘛。”你看着眼前的兔子,恶狠狠地说道。
  叶修悠闲地看着你,嘴边叼着一棵新鲜摘下来的青草说:“我是怕待会遇到了别的狼,把我啊呜一口就吃掉了。”
  听到这句话,你抖了抖身子,看着眼前这只人畜无害的兔子。
  『不不不,我可不相信能在狼群中谈笑风生的兔子是只好兔子。』
  “那我会把你吃掉的。”
  “呵,有本事你试试?”
  结果,狼小姐第256次败在了兔子先生的手里。那时,你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辈子都会败在叶修的手里。
  你灰溜溜地走回家,时不时地回头看着叶修,龇牙咧嘴地说道:“你不要跟过来!”
  叶修看着你离去的背影,摇了摇头。
  『唉,我的小姑娘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啊。只不过……这样也不错。』
  看着你离去的背影,叶修笑了笑。

03.

  听说兔子先生遇险了,狼小姐奋不顾身地跑到兔子先生的家,却被家人拦下了。
  “我不管!叶修是我的猎物,只有我才能动他!除了我之外,谁都不许动他!”你撕心裂肺地吵着封闭的门喊着,却无济于事。
  “呦,原来我在小姑娘眼中是那么重要啊。”叶修坐在窗户上,笑着看着你。
  “不……我一直把你当成是食物。我……没有……”你慌乱地解释着,却不知道自己地脸已经红成了一个红苹果。
  “我知道的,所以我来找你了。”
  那是狼小姐的第一个吻,带着一点青菜的清香。

04.

  “我要把你吃地死死的,就像狼对付兔子那样,一口致命。”你恶狠狠地对着叶修说道。
  “你忍心吗?”叶修笑着看着你。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,甚至比你自己还要了解自己。
  “我下不去口。”像是认输一样,你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做不到像其他狼一下面对兔子能张开血盆大口。相反,如果是别的狼对你这样我有点生气。”
  “笨蛋。”叶修揉了揉你的头,说道:“这次是我死死的吃定了你。”

当音痴的你,问他“我唱歌好听吗?”

*摸鱼(*°ー°)v

1.
你:叶修,叶修。你认为我唱歌好听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叶修:【思考了一会】可以说实话吗?
你:【嘟嘴】哄我!
叶修:好听……好听……

2.
你:文州!文州!
喻文州:嗯?
你:你认为我唱歌好听吗_(•̀ω•́ 」∠)_!
喻文州:嗯,好听。
你: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喻文州:哄完了,可以让我回房了吗? ^_^
你:可以!

大概是个校园paro_(:з」∠)_

恩……就是你和男神的初遇【雾】
大概会是两个视角……恩……
羞耻第一人称_(:з」∠)_
ooc


【叶修篇】

-你的视角-

“啊啊啊啊,怎么办!我的书忘记带了。”我扯着前桌的帽子,说道。
“别看我……我也没有带。”前桌似乎很嫌弃我的手,还没扯几下就拍开我的手。
“老师在讲说明文的时候,我打游戏打得正嗨,什么也没听。”
“就你?听了和没听投什么区别。”
“QAQ”
“得得得,你看你后面的桌子里有语文书,你就临时抱一下佛脚吧。”
“dei!”

看到说明文那个板块时,我就失了兴致。开始不安份地掏着口袋。
“亲爱的前桌……你有没一毛钱?”我掏出一包纸巾和4个硬币问道。
“有啊……怎么了?”
“咱借了人家的书不得给些报酬给人家是不?”我嘿嘿地笑着,心中打着小算盘。
然后,前桌看着我在餐巾纸上写上了3个字——借书费。然后把5个硬币用纸巾包住,夹在书里。
“敢情你就给人5毛啊……”
“昂,不然嘞。字好看点就算了,字那么难看。肯定是个学渣!!”
“行行行……呆会儿考试加油。”
“好嘞。”

-下午考数学
“前桌……你看我这还有4毛钱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餐巾纸接一下呗,我向那位同学再借本数学书。”
“你确定第二天人家看到之后不会打你。”
“嘿嘿嘿,人家又不知道我是谁。没事的!”
“行吧……”
于是,我又在那位同学的书里塞了4毛钱的借书费_(:з」∠)_。

然后……然后……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叶修的女朋友,而且还被整的很惨……

等等……我记得借书的那个人的名字……好像就是……叶修……

-叶修视角-

从刚刚拿书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奇怪。在我的语文书里夹了张餐巾纸,上面写着借书费,最后还给我来了个坚定的眼神???
我表示有点愣逼,餐巾纸里面还抱着5个1角钱??我表示有点惊悚,但没有完全放在心上。
后来,我的数学书里又有一张餐巾纸。上面写着“嗯……你懂的,又借了本数学书……嗯……”然后又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。呃……这位同学,你是不是把不要的零钱都给我了……
黄少天看到了之后,就在那里哈哈哈地笑,拿着那张夹在我书里的餐巾纸说道“哈哈哈哈哈,借书费,还一个坚定的眼神。我说老叶,你是不是得罪人家小姑娘了。还是,人家小姑娘想追你啊,说实在的,这种追男生的方法还真新奇。”
后来,在路过2班的窗口时,我看到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,看起来十分秀丽,大概会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吧。只不过下一秒我就想收回我刚刚说的那句话。
“诶诶诶,前桌你不能这样,你不能发到网上去的。”
“能怎样,谁让你那么蠢。还什么借书费。”
“爹!妈!祖宗!小祖宗!大祖宗!姑奶奶!”
“叫爸爸也没有用……”
似乎她们起了争执,只不过“借书费”这三个字确确实实地进了我脑袋里。
“黄少天,在我们班考试的是不是二班?”
“诶?好像是的。怎么了?”
“没事。”
哦……没想到那么快就找到你了……





ps.
其实是有个前提的了(*°ω°*)ノ",考试的话是换班级的,下午考的是数学,数学是有公式,而“我”这天什么书都没有带,所以又借了一本书_(:з」∠)_
嗯,以上的设定灵感都来源于我月考那天干的蠢事……后来我想了想,那天是愚人节,我是不是得在纸上写上愚人节快乐这5个字_(:з」∠)_
当然,希望那个人永远也不知道我是谁_(:з」∠)_
最后…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orz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#叶修x你#缘定今生 不负来世

⒈有一半的灵感来自【天涯明月刀OL】缘定今生 不负来世  如果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b站上看看 因为标题废所以用了这个标题
⒉ooc出没请注意
⒊本来记着是昨天白色情人节发的,然而昨天回去后太累了,倒头就睡。结果推到了现在_(:з」∠)_
⒋虽然晚了点,但还是祝大家情人节快乐,祝全天下的情侣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。【或许是来自单身狗深深的怨念_(:з」∠)_】






记得一次访谈,主持人问了叶修一个问题。
“如果有来世的话,你还会选择自己现在的恋人吗?”
那次叶修想了很久才回答。
“这很难说……”
“哦?”
“嗯……她的性格非常不好,而且还很容易炸毛。记得一次,只不过和她开了个玩笑,我就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。”

“很容易吃醋,就像一个行走的醋坛子。”

“做饭很难吃,但是她肯为了我而努力学习,虽然结果不尽人意。到后来把厨房弄的一团糟。最后还是我亲自下的厨。”

“她啊,活脱脱的一个混世魔王。或许,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降得住她了吧。如果放着她不管的话,她又会去祸害其他人。既然这辈子已经被她祸害了,还不如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下下下辈子一起被她祸害吧。”

“所以啊,如果有来世的话,我想只要我找得到她,就一定会和她在一起的。”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#叶修x你#(◔◡◔)

每次洗完澡,叶修总能看见你在身上涂着什么。

“媳妇儿,能不涂吗……”
“啊!不行的!”
“涂了之后,虽然问起来很好闻,但是味道不好吃啊。”
“!!!”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#叶修x你#嗯……

“叶修!我想喝牛奶了!”

叶修拿下耳机,说:“你不是不喝牛奶的吗,之前到给你你还死活不喝……”

“我不管!我就要喝!”

“等着,我给你倒。”

“叶修!”你抓住他的手,说:“我想喝叶修的牛奶!那种很纯很纯的牛奶。”

哦……
第二天……
你就下不了床了
【一个耿直的微笑.jpg】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#叶修x你#桃缘

嗯……决定再重新开一次
这次全部发了出来_(´ཀ`」 ∠)__

努力ing

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。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
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。
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。

“叶公子是否愿意听我讲几个故事?”我小抿了一口茶,对着身旁的叶修说道。
“请便,请便,陆姑娘何时与我那么客气了。”叶修笑道。
……
我没有再说话,只是抚摸着手中的扇子。叶修也倒颇有耐心,自己在那里静静喝着茶。
过了很久,我才开口道,“叶公子相信三世情缘吗?”
“嗯?”
望着叶修的样子,我笑道:“那我就开始讲故事了,叶公子可不要睡着。”

01

第一世见到叶修,是在自家的庭院里。
叶家兄弟站在庭院最大的桃树下嬉戏。
我望着素未谋面的面孔,问父亲,“父亲,他们是?”
父亲笑着抚摸着我的头,笑着说:“是叶家的兄弟,叶家的长子叫叶修,次子叫叶秋。……”
“哦……”
“叶家败落,我曾答应过叶兄如果他出事了,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孩子。但没想到,这个承诺真变成了事实……”
“那……叶夫人呢?”
父亲并没有说话,只是叹了口气。
我心里一紧,望着叶家公子,望着两张极为相似脸蛋,不禁产生了几丝的怜悯。
这么小的孩子……
“从现在开始,他们就是你的弟弟了。”
“好……”

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,望着他们稚嫩的脸蛋,开口道:“你好,我叫陆施曼,以后就是你们的姐姐了。”

那一年,桃花开得十分的妖艳。
这便是我和叶修的初识。

与叶家公子相处已近五年了。现在想来时间也真够快的啊。
从相识到相知,也只不过是短短的五年。
起初还经常把他们两个搞混,到现在能清楚地叫唤他们的名字。
有时候,不得不承认时间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。
随着年龄的增长,上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。但我早有了婚约,是公孙家的二公子。
对于这位二公子,我实在是记不得他的容貌。对他仅存的印象也不过是听别人对他的评价。
听说,二公子是一个药罐子。
听说,二公子是一个暴躁的人。
又听说,二公子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。
总之,对于二公子的流言众说纷纭,谁也不能拿出个底来。
我不禁深吸一口气,明天……就能见到传说中的二公子了呢。
一想到明天就与自己未来夫相见,便有点睡不着。无奈,我披了一件外套来到庭院里。

望着凋落的桃花,不禁想起了刚叶家兄弟来到我家时的模样。
“施曼?”
“嗯?”我回过头,望向说话的主人,“都说了叫我姐姐了,都那么久了还不记住?”
“我不管,施曼明天就要去见那个二公子了吗?”叶修开口问道。
我一笑,“是啊,那可是你施曼姐未来的夫君啊。”
“可我不希望你成亲。”
“嗯?叶修你别闹。”
“我喜欢你……”
听到这句,我不禁失笑。
“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?”我摸着叶修的头,“等你长大点再说吧。”
“可是!”
“没什么可是的,小孩子现在该去睡觉了。”我笑着拍了拍叶修的脑袋,回到了自己的闺房。

第二日,我便没有看到叶修。

直到我成婚那日,叶修也没有出现过。
一晃儿五年过去了。不知是因为那夜叶修的话,还是什么我对叶修甚是想念,对于叶修我实在是无法忘怀。
二公子看着我的模样,以为是我想家了,对我说道:“好久没回去看了吧,明日就回去看看吧。”
望着二公子,我不由生出一丝的感激。这些年与他相处甚好。
二公子并没有传说中的不近人情,相反比想象中更通情达理。
“好……”

向父亲问起叶修的情况,父亲有点疑惑。
“叶修他不是很早就离开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叶修他……早就离开了?

我有点慌张,四处打听他的下落。
若是猜的没错的话,叶修是在那日离开的。或许,他想离开这里很久了。

你问我,最后我寻到他了没?
没有……因为不久后我就死了……

02
第二世见到叶修,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后。
我们的相遇又是在一棵桃花树下。
我是村子里出了名的野孩子,性子野的很。父母也拿我没有什么办法。
村子附近有一棵很大的桃树,那是我经常去的地方。只不过那里一直有一个奇怪的人,常常对着桃花树自言自语。
第一次的相见,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。
“施曼……”
“你!你是谁!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!”
他没有说话,只是温柔地看着我:“没什么,看到你的脸就想到了一位故人罢了。”
我不禁嘟了嘟嘴,“那我也是长的有多像那个人啊……”
“哈哈哈,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

叶修家住在桃树的附近。
从那时起,他家就成了我经常去的地方。
叶修他走过很多地方,身上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了。而我,喜欢听他身上的故事。
他说,他曾看到过一棵桃树,一棵非常美的桃树。
我问他:“比林子里的那颗还要美吗?”
他点了点头,说那是和他最爱的人相遇的地方。
我不禁撇了撇嘴,又问道:“那那个人怎么样了?”
叶修笑着摇了摇头,望向那棵桃树的地方。
“她啊……很早就离开我了,10年前就已经去了……”
说到这里,叶修哭了。这是我和他相处以来第一次见到他哭。那个风度潇洒的男人第一次哭泣。
“那她是……”
……
“陆施曼。”

“那她肯定是一个很漂亮的人啊……”
“嗯……在我的记忆里她算不上漂亮,性子也不太好。”
“但……”
“她是我最喜欢的样子……”

望着叶修的背影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‘如果说,她离开了你的话。那我就代替她呆在你身边吧。’

我很想告诉他这句话,但到口了却咽了下去。就这样吧,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已经很好了。

在叶修身边多多少少呆了几年。我曾经记得,对叶修说过喜欢。但叶修也只是一笑而过。拍着我的脑袋,道:“小孩子净想些有的没的。”
似乎,这句话我以前说过……

叶修又出去了,他给我留了张便条。
说出去几日就回来。
而我默默地等着,一等便是五年。

我和叶修终究是有缘无分。从那日起,叶修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了无音讯。

很久很久以后,有人告诉我,那个住在桃花林里的男人,早就已经死了……

03
要说我和叶修的缘分,不得不扯上桃树。
第三世和叶修相遇,还是在一棵桃树下。
这一世,我是叶家的一位侍女,准确的来说我是被叶修从一棵桃花树下捡来的。

听他说,若不是我的哭声,他就不会发现我。那时叶修也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。常常瞒着父母偷跑出去玩。
当他抱起我时,我竟停止了哭泣,见到了叶修就笑了。
之后,我就进入了叶家。
我一直因为自己的名字而沾沾自喜,因为我的名字是叶修帮我取的。

陆施曼……

这便我的名字。

对叶修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?我也记不得了,只是记得当当今圣上给叶修赐婚时,我的心一刺,竟有点不知所措。只是开口道:“恭喜少爷了。对方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妹妹了。”
叶修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我:“施曼不在乎吗?”
“嗯?施曼很高兴啊,毕竟少爷就要……”
“你好久没有叫我阿修哥了……”叶修突然扯开了话题。
“那……那是小时候不懂事……”
“施曼……”叶修看着我,“这么多年来,你难道对我没有一丝的情意?”
“我……”我低了低头,不敢去看叶修的眼睛,“施曼一直很感谢少爷当年带我来到了叶家……对少爷我……只有感恩之情,没有其他的非分之想……我……”
“罢了……”
叶修看起来很生气,我望着叶修的背影,没有办法。
叶秋看见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怂着肩,问我怎么了。
我没有回答,只是问他:“阿秋,你认为叶修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”
叶秋笑了笑,摸着我的头,“你在叶修身边那么长,这点你还不清楚吗?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施曼你是喜欢哥哥的吧……”
“我……”
“看你那表情就对了。”叶秋笑着看着我,眼中有一股我猜不透的笑意。
“哥哥也喜欢你哦……”
听到这句话,我不禁抬起了头。
“你说什么?”
叶秋笑着不作答。
“我去找叶修!”

找了很久,我都没有找到叶修。只是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纸,

『我走了……』

字迹潦草,很符合叶修的性格。

叶修离家出走了。
一声不吭就离开了,就像当初离开陆家一样。
从那天起,我整天过的浑浑噩噩的,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。

算是失去吗?应该不算吧,毕竟从未拥有过。
叶修走得很突然,叶家无法回应圣上的婚约。无奈只能让叶秋去娶公主。
我还能回忆起婚宴当天叶秋对我说的话。

“知道吗?施曼,一旦进入了皇宫,就如同成了笼中鸟。”

我实在是无法猜透叶秋话中的含义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叶修当初不愿意接受皇宫里的约束才离开的。

很久很久以后,在叶家门口会冒出一个人,鬼鬼祟祟的。
背影很是眼熟,见到我连忙跑了。我追上去,很不确定地叫了一声:

“叶修!”

那人听后,停下脚步,转过身说道:
“好久不见,施曼……”

叶修回来了……只不过他带回来了苏沐橙。

叶修说,当初出走的时候,遇到了苏家兄妹。聊得很是欢喜。但……后来苏家长兄走了,生前让叶修好好照顾自己的妹妹。

望着叶老爷愤怒又不失欣喜的责罚,叶夫人高兴的样子。

到了晚上我才有时间和叶修交谈。
“你终于舍得回来了……”
“如果再不回来的话,那真的是不孝了。”
“哈哈哈,你哪里孝过。”

时间真的能冲淡很多,面对当初喜欢得要死要活的人。如今却只会相互寒暄而已。
“知道吗?当初阿秋说你喜欢我时,我真的很欢喜。正要去找你时,你却又走了。”

“叶修,你说我们这算是有缘无分吧。”

“叶修……”

“真的很谢谢当初你捡到了我……遇到了你我很幸运……”

那一世,我和叶修没有在一起。

04

“陆小姐?”叶修看着我,向我递来一块手帕,“别哭了。”
故事讲完了,我也哭了。
接过叶修的手帕,挤出一丝笑容:“让叶公子见笑了。听书人没哭反倒是说书人哭了。”

“没事……”叶修说完,望着远处,“听别人说,山上的桃花开得十分漂亮。陆小姐愿意同我一起去看吗?”

“当然愿意……”我笑道。

次日,我和叶修来到那棵桃树下。
望着娇艳的桃花,嗅着桃花的清香。前世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。

我和叶修的缘分,终极逃不开桃树啊。

“施曼……”
“嗯?”我回望叶修。
“我听过一首诗。”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。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
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。
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。

“既然我们错过了三世。那么这一世,我定不会放手。”

“叶……叶修……”

“若不是当初你大我那么多岁,我岂能放过你?”

“所以说,这一世是否愿意和我走?”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#叶修x你#可能会写的一个梗?_(´ཀ`」 ∠)__

“叶修!你的【哔——】会发出啾啾啾的声音吗!”

“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。”

那么问题来了,【哔——】的部分是什么呢?

【全职/男神x你】—关于叶太太和喻太太的访谈—

ooc_(´ཀ`」 ∠)__
努力ing

—叶修—
“嗯……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上叶修?这个嘛……我也不太清楚呢……”

“从他出道开始,就一直是他的小迷妹。有时候很感谢啊,在那个下雪天遇到了他,真正地去了解了他。”

“后来开始慢慢地接触他,慢慢地了解他。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成为他的小迷妹。”

“作息非常的不正常,比我还不正常!而且还会莫名其妙地吃醋。”

“他抽烟非常凶。我和他提过老几次,现在在我面前很少抽了。但是不确定他和老魏他们在一起时会不会抽烟,但是在他回来之前会把身上的烟味处理干净。”

“特别是在我怀孕的时候,他真的很细心。我是属于那种神经比较大条的人,嗯……总之很感谢他在这段时期对我的照顾。”

“唔……不管怎么说,我最最最最最喜欢阿修了!!”

—喻文州—
“诶诶诶,说什么我为什么会喜欢上文州?”

“嗯……记得之前说过,始于声音,陷于颜值,忠于技术。嗯……”

“诶!不够具体吗!”

“唔……喻文州的话,他是一个很好的人……嗯”

“他照顾我很多,在他眼里我基本上属于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”

“他吃醋起来非常可怕,用四个字简单概括:笑里藏刀。”

“嗯……除此之外,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。不愧为联盟第一苏。”

“我真的很喜欢他。也很幸运他能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我……”

“我啊……最喜欢文州了!”